“小泽身上的蛊,是压制或者说是解除的吧!”

顾云念瞳孔一缩,惊讶地问道:“知道,叶泽是中了蛊?”

如果知道,那为什么还把叶泽母亲的死,迁怒到叶泽身上,还把他赶去江城。

叶泽在愣了一瞬后,也满是愤怒地看着叶经恒。

叶经恒却是笑了,那一抹笑意让叶泽不解、怀念、红了眼眶。

那是他在他母亲去世前,才能从叶经恒脸上看到的笑容,自从母亲去世后,叶经恒脸上就只剩下了未曾变过的冷漠,或者是对他的恨和剑拔弩张。

这一刻,叶经恒的笑让叶泽想起母亲还在时,叶经恒把他扛在肩上的情景。

叶经恒看着红了眼眶的叶泽,笑道:“我不仅知道给小泽解了蛊,我还知道药老就在江城,就是药老的徒弟。”

听到药老两字,君宴和严泽都有震惊。

他们没想到药老就在江城,当初君宴的母亲莫名昏迷找不到原因,他们是有想过寻找药老的,可药老隐世十年,严家打听了好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消息。

一直有传言,药老早已经去世了。

顾云念危险地眯了眯眼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是因为药老,才把叶泽送去江城。”

天然美少女凤香奈芽居家可爱挑逗写真图片

“是呀!”叶经恒此刻像是撤去了伪装,微红了眼眶,脸上留下的只有父亲对儿子的疼爱和愧疚。

“我没找到能解噬心蛊的人,那时小泽的时间不多了,我只能想办法把他送到江城。他身上的噬心蛊,也只有药老才能压制一点,同时离得远,子蛊噬心的速度也会慢一点。

只可惜药老虽然看出小泽的心脏病有异,却不知道是蛊,也解不了。直到有一天,张妈告诉我,小泽搬到了药老那里去进行治疗,状态也越来越好,我就心有怀疑。

直到这次坐飞机去了海市,却安然无事!按照的情况,体内的噬心蛊,就算药老给压制过了,就算还能活到现在,也绝对只能卧床休养。”

叶经恒的话,简直颠覆了叶泽的认知。

他难以接受地退后几步,一脸怀疑,“如果真的这么在乎我,那为什么母亲去世后,对我都跟看仇人一样。”

叶经恒顿时苦笑,捂着脸,掩饰眼中流出的泪,抹了一把,才努力维持着平静说道:“如果我不表现出对地恨意,根本活不到现在。”

这句话,让众人一愣,接着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知道陈金燕是蛊师!”

叶经恒眼中浮现浓浓的恨意,“是,我都知道。从她接近我的第一时间,我就知道,湘湘和小泽身上的蛊和她有关。”

“我妈果然是中了蛊才去世的!”叶泽恨得咬牙切齿,愤怒的双眼发红,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。

他心里虽然早就有预感,可真正从叶经恒的口中得知这个事实,还是很难以接受。

“的母亲没有死!”叶经恒沉声道。

“什么!怎么可能?”叶泽惊呼,这一次他是真的震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