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奥德城进入了夏天。

今天是一个大晴天,小孩子没有穿鞋,赤着脚提着小桶,欢快的跑到河里去摸鱼,即是工作,也是娱乐,这种事情可不多。

一切似乎都和往年的夏天没有什么差别。

灾难似乎也并没有在这个城市留下过多的痕迹,只要过去那便是过去了。

人们需要防范的也只是下一次的灾难罢了。

而下一次已经不远了。

消息稍微灵通的人,都开始准备找个地方躲起来了,最近似乎会有大事要发生,这种情况也渐渐辐射到平民那里。

只是今天难得的好天气,他们必须要进行生产活动,不进行也是死,所以哪怕觉得有些不对劲,平常能见到的一些‘大人物’此刻都见不到了,各种动乱也在不断的产生,他们也不能停下来。

“修士长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一个人拉低了自己的帽子,向着旁边的人问询,只是话语还没有说完,便被打断了。

“这里不是圣天音国,弗拉。”那人声音冷漠,抬起淡黄色的眸子盯着弗拉修士,似乎在训导着弗拉。

“他们并不信仰神,不是圣音的子民,我们可以给予其救赎,但那是在传教的时候。”

“我们出现在这里,可不是为了传教。”

初夏的纯白正妹飘逸美十足诱人

“明白,以塞亚修士长。”弗拉再一次应承到,看向河边上的小孩,神情有着明显的愧疚。

罗亚城新一任的修士长是一个将信仰分的很清楚的人,信徒和不是信徒,会从他这里获得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。

事情便是如此,他们现在不是在圣天音国,而是在敌对的洛肯王国,目的也不是传教,而是为了摧毁敌对国家发明出来的新技术。

原本应该还有着更多的高手潜入这边,但是时间太短了,潜入行动不是太顺利。

圣天音国只能分批次潜入不同的修士,他们两个是一批,只是在进入之后,还来不及和其他的修士会和,也来不及搜寻更多的消息,就接到了某个秘密消息,说是行动已经开始了,上面有着之前同伴的信物,应该值得信任。

只是单单他知道的,圣天音国便来了三四位返阶段的修士,而其他势力可能聚集了更多的返阶段职业者。

按照这种情况预测,大概只有十几年前,圣者之冠出现时,爆发的第三次北询之战作为参考了。

当年为了争夺那件宝物,各种返阶段大战,甚至就连升阶段都出手了,要不是最后圣者之冠莫名失踪,恐怕战争还没有那么快结束。

继续让那种高端战力打下去,普通人恐怕要成片成片的死去。

返阶段已经是一种天灾,他们毫无顾忌的交手能够打破临界层,触发真实之灾。

这一次的地之座估计也差不多,最后可能引发升阶段的战斗。

所以这些还暴露在外界的普通人,恐怕在之后的下场不会太好。

弗拉有心想要阻止这一切,起码要将这些普通人带走,却知道现在立马就要出手,多做这些事情,很有可能会引发敌对方的警惕。

“该怎么办?”弗拉这一刻甚至在希望,洛肯王国的人,能够发现不对劲,派人来遣散这些普通人。

也就在这种纠结中,天空爆炸了。

血红色的纹路将天空笼罩,世界似乎也被剥离出了一层空档,凡物渐渐被渗透了出去,只剩下超凡之物。

“洛肯王国的超凡职业者,现在以地方军的名义,强制征召你们抵抗外敌!”

宏大的声音响起,一些莫名其妙出现在这个空间的人,还来不及反抗便发现血色的纹路垂下来,刺在了他们的身体上提取着他们的生命力和精神力。

说是作战,实际上便是当做人形电池。

当然也有着一些人实力合格,便能够挣脱血色纹路的束缚,然而即便如此,在他们的身上,也留下了一个红色的印记。

触碰那个印记,便能够听到同一个声音。

“这个印记是我的意志延伸,他会记录你的战功,在事情结束后,根据战功会给你发放奖励,同时也能让你在这个空间内获取额外的加持,但如果你祛除掉印记,便会被认作是敌人。”

种种手段之下,立马便收获了一批打手。

当然相对应的则是,山崖之路的光辉再一次亮了起来,却发现地之座居然也在这片只能存在超凡的空间之中。

“呼,在临界层表层构建了一个特殊的空间,在作为有利地形的同时,也避免对奥德地区破坏太大么?”以赛亚开口说道,手中也绽放出圣力的光辉,将垂下来血红色纹路给抹除掉,和远处亮起来的圣力光辉遥遥呼应起来。

“看来我们的计划早就已经暴露了,这才刚刚准备动手,便落入了对方的陷阱。”

“只是作为诱饵,也将地之座放进来了么?”

弗拉拔出仪仗剑,神情严肃,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,不过能够不波及平民实在是太好了。

以赛亚瞥了眼弗拉,暗自摇了摇头,他们毕竟不是同路人,以后恐怕很难会走到一起去了。

不过以后是以后,现在需要在意的是这一片空间到底有着什么特殊的作用,仅仅是用来过滤超凡么?

当年前任修士长夏亚,也能操控着圣力,开辟一片只有着圣力的空间,将一切碰撞限制在空间之内,同时那个空间,也有着振幅神术的作用。

这个空间想必也是如此。

“所以是谁出手呢?最初的法尔?还是斯蒂因·科利?”以赛亚分析着,这种程度的空间开辟,必然升阶段的强者才能做到。

里面的能量已经有着特殊的运转规则,振幅着自身,限制着敌人,一种独属于自身的力量。

修士如果能够到达这一步,就能够被称之为圣者。

夏亚或许到达了这一步,但是他那个时候已经太老了,所以基本都待在了罗亚城,很少全力出手。

让的话不太清楚,不过他手中有着三刃剑,哪怕没有达到,也能够凭借三刃剑那令水与土规整之剑制造相应的空间领域。

总之能够制造这种带有规则的空间的人,都不是好惹的。

“可惜的是让大人没有这么容易过来,要不然一切就简单了。”以赛亚想到,他也曾经在大雪山修道院进修过,算是让的弟子。

“不过让大人,你曾经犯下的错误,就由我来弥补吧。”以赛亚如此想到,那个名为奈瑟的异种,他在大雪山的时候,见过一两面。

当时就不太了解为什么让会留下那个小异种,直到如今他依旧不理解。

“所以你也会在吧?”以赛亚收集过奈瑟的情报,知道他在洛肯王国的身份。

正好趁着这一次机会,将奈瑟解决掉。

“我还有事,你去找玛德兰,她那里有用得到你的地方。”以赛亚看了眼弗拉,安排完他之后,便直接向着山崖之路指向的地方走去。

弗拉也向着其他圣力闪耀的地方走去。

在接下来的战斗中,返阶段才是主力,他这种炼阶段的修士,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,并且最好是和其他修士一起,来施展联合神术。

这方面修士有着优势,毕竟圣力是统一的,他们的信仰只要指向同一个神之面,就能够很容易联合在一起。

可惜的是这一次潜入的修士数量不够多。

只是弗拉这一路并不算太顺利,洛肯王国这边的支持派,显然是占据着主动,他们主动发动了攻击。

起码骑士队早已经做好了冲锋准备,随着冲锋开始,大量的生命力场按照阵型排列好,驱动着自然之力。

骑士虽然不如修士一般,能够将自身的力量和别人的串联起来,但是也能够通过阵型,来一同驱动生命力场,发挥出效用。

主力上,战斗也一触即发。

真实之灾几乎在瞬间便出现了,并且伴随着鲜红的神敌意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