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墨染看着郁眉这种样子,一下子就笑出声了。

道,“我不是还没有死吗?你现在是怎么回事?”

郁眉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是觉得她现在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染染姐若是这次真的挺不过来,那么后果还真的是不堪设想。

她想到这里的时候,觉得自己要做的东西都是差不多的感觉。如今的行为确实是差不多的感觉。

“染染姐,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,我们一定会给你准备好其他东西的。”郁眉现在说到这里,已经开始整理起来了。

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也没有什么话想说。

“行了,别哭了,我这个人最喜欢喜庆,你们莫不是不知道?现在一个个哭丧着脸,我倒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们了。”

苏墨染说到这里的时候,声音软软的。此刻的她好像是没有力气说什么其他的话了。

整个人的情绪也是日渐低落,就连这衣衫都宽松了大半。

轻轻在一边看着心疼,也不晓得接下来到底是应该做什么,就是觉得现在的想法有些不太对劲儿。

“看看你们这一个个的,都是怎么回事?”

白裙森女在海边

苏墨染笑着说道,就想要赶快把她们这样的情绪给赶走,这样的话,不希望他们伤心罢了!

特别是郁眉这小子都哭成泪人了,她这心里自己也不好受啊!

但是能有什么办法,若是他们之前没有想好要怎么办,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准备好的法子。

人有生老病死,这事情谁都知道,但是换在自己身上,或者是换在别人的身上,也都是不过如此罢了!

苏墨染自己可能是一直都没有想好要怎么办,也不晓得自己接下来的情况到底是要怎么办。

她一步一步的走着,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回事,更加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。

等到把这些人都打发走了,眼角的泪水不由得落了下来,她整个人的情绪都是不太晓得了。

就这样死了,或许也是很好的。陆尘宣……还有自己的孩子。

她现在不敢确定了,自己这次若是就这样睡着就醒不过来了。

那么应该怎么办,而且这一个接一个的梦境,她自己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那些东西,或许本身就是不应该存在的,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也不晓得自己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回事,总之,在她的眼中,这一切的行为都显得尤其珍贵。

她就静静地看着远方,好像这样就可以看得清晰一些。

一个人也是想要起来走动一下的,不然的话,这心里也总是觉得不踏实。

总而言之,在苏墨染自己的眼中,这些东西都是差不多的行为模式。想多了反而是觉得头疼。

轻轻站在苏墨染的旁边,道,“姑娘,风大了,记得多穿衣裳。”

她知道这个小妮子就是在极力的克制自己,就怕哭出来让自己担心。

苏墨染摸了摸她的脑袋,道,“你也跟了我这么久了,可是有心仪的男子了?”

轻轻到底是一下子就跪下来了,泣不成声的说道,“姑娘!你怎么还说自己没事,你都变成这样了,就不知道让我们少担忧一些吗?”

她说到这里的时候,一个人的情绪都是非常崩溃的,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做什么。

“没有,奴婢一直都在你身边,你说过了,不糊让奴婢一个人的,难不成你现在也是要食言了吗?”

她反问道。

苏墨染一下子就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说什么话,就是叹了一口气,终究是没有多少的感觉。

自己的小闺女,也不晓得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,之前可能是觉得无所事事的感觉。

但是现在在这些人的身边,怎么都会觉得有那么一点期待了。

“轻轻啊!我何尝不知道自己的情况?你说,这么久了,我都是没有想好自己要怎么办,也不晓得自己还可以做什么。就是觉得有些东西一直都困扰着我。”

她说到这里的时候,心思也不知道,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方式。

或许这些事情习惯了之后,都是这般的情况。

他不晓得自己接下来到底是要怎么办,也不知道自己继续下去要做什么。自己也很迷茫。

“姑娘,你有宝宝了,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样不在乎自己呢?”

“人各有命,我也不知道现在为什么没有一点或许去的欲望了,可能是我真的太累了吧!”

她说到这里的时候,就没有继续说话了,这些东西是她自己都没有相好的情况。

轻轻还没有接话,便被陆尘宣一个眼神,让她下去了。

她点了点头,现在能够解开姑娘心结的人,也就只有二皇子了。

陆尘宣没有走近她,就这样看着她。这个人的情绪,现在完都没有什么生气。

也不知道在自己的想法中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感觉到自己处处的情况跟我们的念想都不太一样。

或许这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好。

感觉自己多多少少有点毛病,但是实际上现在的这些东西也总是觉得相差无几的样子。

“陆尘宣啊!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就是个小超人,但是我现在才觉得,有时候的自己,是多么的可笑。”

“我知道你来了,你是故意不说话,你气我,气我不活下来。”

她好像是一个人在这里自说自话,但是又好像是在说个陆尘宣听得,谁都不知道她这心里到底是想什么。

就是觉得够了!现在的这些事情完够了。

并没有多少的必要继续去做,也没有多少的行为继续去感受。

时间久了,这些时候也都是没有多少的行为差异模式了。“我什么都做不好,父亲母亲让我开心快乐的活下去我没有做到。”

“你看,我还连累你们这么多人过来这里,我是不是一个坏人啊!结果你们部都是没有得到什么救赎,反而是因为我,差点惹出了大祸事……”

苏墨染说这些话,好像是说给自己听得,但是其实好像也不是,毕竟她要做的东西,好像一直都没有那么多。

更加无法知道的情绪,就是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处于一个怎样的境地中。

时间久了,倒是不太晓得自己还能怎么样。

苏墨染感觉自己有的时候是真的没有准备好。但是现在还真的是不晓得自己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“我现在也想好了,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我也不会做太多的,就是感觉到自己好像是缺少了什么。”

说着说着,陆尘宣就直接把这张叭叭的小嘴给堵住了,道,“为什么你话这么多?”

苏墨染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,她好像是一下子就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。

但是又觉得本身应该如此的。苏墨染一直都不晓得自己继续下去要怎么办。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。

感觉到自己或多或少是真的有点毛病了。

但是对于苏墨染本身来看,也就是这样了,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身边的东西或多或少也都是这样了。

苏墨染睁着自己很大的眼睛,一直都在很无措的看着陆尘宣。

陆尘宣看着她的面容,这几日哪里还有什么血色,立马就心疼起来了。

而且这身子骨,好像是大风就可以把她吹倒了。也不晓得到底是哪一个情节出了问题。

唯一觉得没有办法的就是现在了。

或许一直都没有想好自己要怎么办,也一直都不知晓自己到底是能做多少的事情。

苏墨染感觉到自己或许是多多少少有点毛病。

但是总的来讲,这些事情也不过如此。

“别说话,我现在就准备好情况,让你稍微知道一些,你这个女人,现在你简直就是太嚣张了!”

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一个人的情绪好像也都是一下子就不怎么稳定了。

苏墨染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,就是觉得这一切都是挺难的。

接着……就是唇上软软的触感传来。她自己也不晓得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。

即使俩人已经经历过这么多次了,那么现在本不应该这么害羞了。但是苏墨染整个人还是有些害羞的。

对于这些情况,确实是没有想好要怎么办。

就是觉得跟自己想象中的有点困难了。也不晓得,自己接下来的情况会是怎么一种怎样的情况。

也不晓得自己继续下去还能有什么期待。

“你已经知道了,那个秘术的地方,是不是?”陆尘宣现在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苏墨染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,就是感觉这样的想法差异有些大。具体的事情,还真是没有想太多。

在我们自己的眼中,着实没有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好的东西。

感觉到自己好像或多或少是有些麻烦事,又或许是一些自己没有感受过的情况,寻思着自己多多少少是有一点毛病的。

又或者是有些东西没有想好要怎么办,总是觉得自己的感觉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总而言之,这些时候,也都是没有多少难受的感觉。

苏墨染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整个人都是不太晓得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就是觉得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,也没有自己念着的那种感觉。

本身就是一样的情况,也不知晓自己接下来还能做什么,唯一觉得还算可以理解的东西也都是差不多的感觉。

她看着陆尘宣,没有说话。

“偶就是知道,你早就清楚地,这些东西。苏墨染,我从来没有想到过,你这个人会做什么事情。”

“也从来都没有觉得你会有什么特别的情绪。但是我现在知道了。”

他缓了一口气,“你根本就是没有把握当成是过一家人。”

这个女子从来都没有朝自己敞开过心扉,也不晓得到底是哪一个情节出了问题。

更加不知道的,就是在我们现在存在的东西,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感觉,也没有自己寻思的那种特别的情况。

或许,这些东西,都是没有多少存在的感觉。

她也感觉到自己可能是多多少少有点毛病,又可能是自己念着的情况没有多少感触。

或许是现在的想法并没有多少的情绪了。

“不是的,我不打算用那个秘术,用了之后,还真的不知道后果,而且那个人说的话,也不晓得到底是哪一个情节出了问题。”

她说道这里的时候,感觉总是多多少少有点不太明白的情况。

又或许是一直都没有想好要怎么办。唯一觉得自己可以清晰认知的东西就是这般。

现在想想,还真是有意思了。

苏墨染有些无奈,本质上来说,也都是没有其他情况的。

这些东西丢了,好像就拿不回来了。

“我知道,对你安危不好的东西,是不会轻易的做出什么情况的。也知道,这些时候,很多的东西都没有多少的念想。”

寻思着自己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,但是细细想来,也不过如此。

本身以为自己什么都好,也以为这些东西总是不太正常的样子。林林总总的,感觉总是少了点什么玩意儿。

一直以来的时候,总觉得念着的东西,好像没有那么特别了。

这些情绪,在我们自己看来,也不过如此了!苏墨染一直以来都没有想好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办。

“可是,这些事情,你为什么就不告诉我呢?你把我当什么?”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一副眼镜都是十分无语的样子。

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,苏墨染唯一觉得无奈的事情,现在也不晓得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。,

就是觉得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的,本身就是一样的行为,也都是一样的感觉。

一直以来的情绪总是觉得不太对劲儿。

但是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情况是怎么回事。

“苏墨染,这些东西,我本不想多说的,但是现在我希望你好好地在乎一下我。好吗?”

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好像是想起了什么,接下来的东西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感觉到自己或多或少是有点毛病的。但是现在想想,还真是没有太多的感觉。